360網站安全檢測平臺

掃一掃,關注我們

行業資訊
首頁>行業資訊>各地動態>段進院士:城市設計越來越受到重視,國家、城市和人民都需要城市設計

段進院士:城市設計越來越受到重視,國家、城市和人民都需要城市設計

發布時間:2020-09-22來源:國土空間觀察作者:

報告基于深入的實證研究和詳細的實踐案例,提出了“國家重視、地方需求”、“規-建-管全過程”、“法定化地位”、“分層分區分項編制”、“精細化管理”、“自下而上興起”六個新時代城市設計發展的趨勢,并根據這六大趨勢對城市設計提出了六大展望與建議。

段進院士:城市設計越來越受到重視,國家、城市和人民都需要城市設計



段進

中國科學院院士

中國城市規劃學會常務理事

城市設計學術委員會副主任委員

東南大學教授


        報告基于深入的實證研究和詳細的實踐案例,提出了“國家重視、地方需求”、“規-建-管全過程”、“法定化地位”、“分層分區分項編制”、“精細化管理”、“自下而上興起”六個新時代城市設計發展的趨勢,并根據這六大趨勢對城市設計提出了六大展望與建議。



1城市設計的六大趨勢


國家重視,地方需求


        城市設計是人性場所營造、城市文化傳承和風貌特色塑造的重要抓手。在國家層面,《中央城鎮化工作會議》《中央城市工作會議》及若干文件體現出國家高度重視城市設計工作。城市設計不僅是形式問題、特色問題,已經上升到民族文化自信的高度,成為民族復興的重要體現。在地方層面,很多省市出臺了完整的城市設計編制及管理文件,并在規劃管理法規中增加了城市設計內容,表明地方建設需要城市設計作為實際抓手,落實好規劃建設工作。


圖:2017年《城市設計管理辦法》出臺前一些省市的城市設計編制及管理文件


“規-建-管”全過程


      上海、深圳等城市的實踐經驗證明,城市設計只有貫穿于“規-建-管”全過程,才能真正發揮作用。例如上海在控制性詳細規劃中結合了城市設計內容,規定重點地區的附加圖則應包含建筑形態、公共空間、道路交通、地下空間和生態環境的控制指標。將城市設計融入控制性詳細規劃可以更好地規范開發行為,避免地塊不合理的開發建設對城市公共空間和風貌特色的不利影響。


圖:《上海市控制性詳細規劃技術準則》中的城市設計指標


“法定化”地位


        很多省市都已經通過不同方式讓城市設計與法定規劃銜接。在對常州市2002年-2014年所有城市設計項目的調查評估中發現,由于重復編制覆蓋之前規劃、城市發展方向變化、未落實至法定規劃等原因,43%的城市設計項目已不具備指導作用。其中,未與法定規劃銜接的城市設計項目均未得到實施,與法定規劃銜接的城市設計項目中,有一半得到了實施。因此,應加強城市設計修編制度與程序的建設,通過與法定規劃銜接,逐步強化城市設計成果的時效性與穩定性。


圖:一些省市技術規定中城市設計與法定規劃的關系


“分層分區分項”編制


        城市設計是一個全過程的系統,不能“眉毛胡子一把抓”,從總體規劃階段到具體建設行為都應有相應的城市設計進行銜接,并有不同的工作重點。與總規銜接的總體城市設計應通過專題研究服務于總體規劃,在城市特色定位、公共空間系統布局等方面提供堅實的科學依據。與詳規階段銜接的城市設計要更加關注整體管控和各地塊關系的協調。專項城市設計諸如眺望系統、城市街道等,對重點需求進行針對性回應與把控。


圖:廈門總體規劃層面的城市設計內容


“精細化”管理


        根據國際經驗,未來城市設計的地塊在結合產權之后會越來越小,精細化管理將每個地塊細分,并細化圖紙內容能夠更好地對地塊進行控制。建議將設計中每個地塊的城市設計控制圖編入法定管理,繪制圖則并在土地出讓合同中體現。


圖:《南京河西新城區47號地塊城市設計》——詳細城市設計圖則


“自下而上”興起


        通過民意調查,明確居民需求,用城市設計的手段實現居民意愿,是城市設計“自下而上”的重要過程。從空間環境建設入手,強調決策共謀、發展共建、建設共管、效果共評、成果共享,創新治理模式。另外,通過研究多方關系和產權落實,重塑角色關系,有利于城市設計更好的落地。


圖:《南京老城小西湖歷史風貌區保護與再生實踐》中的角色關系重塑



2對城市設計的六大展望


城市設計越來越受到重視,國家、城市和人民都需要城市設計


        “城市設計的重要作用及其理論與方法,在我國城市規劃與建筑界越來越受到關注。城市設計是空間規劃中不可分割的有機部分,其目的是針對不同的環境塑造人性場所。”

段進. 城市空間發展論(第2版)[M]. 南京:江蘇鳳凰科學技術出版社,2006, p.3,p.205.


        城市設計本身的價值觀已經由國家、城市、人民的需求表明。因此,城市設計的研究不應僅局限于價值觀,更關鍵的問題在于如何實現這個目標,包括實現的途徑、提高城市設計的方法和手段、以及城市設計的具體內容。


規-建-管:城市設計專項應貫穿于規劃和建設的全過程


        “在城市發展與規劃的不同階段,都應有城市設計的內容,只不過針對不同的社會、經濟、審美或者技術等目標以及針對不同的問題、發展階段、設計深度和具體內容有所不同側重。”

段進. 城市空間發展論(第2版)[M]. 南京:江蘇鳳凰科學技術出版社,2006, p.206.


        城市設計應該作為一個從總規、詳規到建設都需要的專項,方可實現貫穿規-建-管的全過程,從而把城市設計變成一項科學技術工作而非單純的思想方法。城市設計作為專項可以更專業。以交通規劃作類比,所有規劃師都應該懂交通,但這并不代表交通規劃專項能被替代,技術專項的編制能夠保證更強的科學性、專業性。因此,城市設計要有專項,并應貫穿“規-建-管”全過程。


城市設計應進入相應階段的法定機制


        “以法定規劃為基礎,將城市設計內容有選擇性、漸進式地融入法定規劃,建立相互平行且滲透的立體化編制架構,既可以維護法定規劃的原有秩序,又能夠有效地發揮城市設計在規劃建設中的作用。”

段進,蘭文龍,邵潤青.從 “設計導向”到“管控導向”——關于我國城市設計技術規范化的思考[J].城市規劃,2017,41(6):67-72.


城市設計應“分層分區分項”編制


        “城市設計目標具有多層次、綜合性、多維度的特點。具體的目標與評價準則,根據不同的范圍和階段有層次之分;依據不同的人群有不同的價值取向之分;歸屬不同學科有不同類型之分。”

段進. 城市空間發展論(第2版)[M]. 南京:江蘇鳳凰科學技術出版社,2006, p.212.


        城市設計在中國如果想要發揮作用,必須進入相應階段的法定機制,并且必須分層、分區、分項。中國的空間規劃體系、規劃的使用者和實施者是分層的,因此城市設計也必須相應分層。否則城市設計會變成無所不包的雜項,沒有明確的內容和要求,甲方對設計師的要求也會冗余,增加不必要的、沒有用的工作。


城市設計應與土地出讓條件相結合


        “只有將通則式的控規內容轉譯到個案管理之中,城市規劃才得以落地。相應地,城市設計也應對接現行的規劃實施管理程序,在土地出讓、用地規劃、建設工程規劃等環節就管控要求予以落實,并建立相應的公眾參與制度和城市設計實施督察機制,使宏觀、中觀的城市設計內容能夠推進至微觀的可操作層面。”

段進,蘭文龍,邵潤青.從 “設計導向”到“管控導向”——關于我國城市設計技術規范化的思考[J].城市規劃,2017,41(6):67-72.


社區、街道層面自下而上的探索是重要方向


        公眾的積極參與,充分表達自己的要求想法和對現有空間的評價,可以促進空間的合理性,并向有利于大多數人的方向發展;公眾潛藏的巨大創造力得到發揮;公眾參與在目標和實踐之間建立了反饋聯系;公眾參與對公眾也是一種教育過程,它導致公眾從較大范圍的角度考慮自身問題,更多地關心社會的利益,同時這也是解決不同地域與團體之間矛盾的有效方法和發揮城市空間自組織作用的有效途徑。”

段進. 城市空間發展論(第2版)[M]. 南京:江蘇鳳凰科學技術出版社,2006,p.218.


        韓正副總理曾說“城市是一個有機生命體”。如果不把城市作為有機生命體來認識,而只作為設計產品來對待,很多理念就會錯誤。城市設計和建筑的區別在于,建筑方案施工圖是一個生產產品的圖紙,產出確定性的設計產品,而城市設計不是,尤其是較大范圍的城市設計。城市是一個有機生命體,在不停發展。城市空間是與當地人文、自然之間互動的結果。城市設計研究和控制的是互動關系和參與過程,城市設計是提出控制原則和空間關系,而非一張設計圖紙。


        回歸城市設計的本源,設計者必須認識到城市作為有機生命體的發展動力來自于互動,設計的目的是塑造人性場所,因此需要加強社區街道自下而上的力量,需要根據使用者和城市空間、自然之間互動的結果展開設計。


本文轉自:城市設計聯盟

圖片來源:網絡,版權歸原作者

2317
超级香蕉97视频在线观看